云南大理:久久为功 以革命性举措打赢洱海保护
admin
2019-03-20 14:00

  2015年1月20日,在洱海边的大理市湾桥镇古生村,习总书记同当地干部合影后说,经济要发展,但不能以破坏生态环境为代价。一定要把洱海保护好,让“苍山不墨千秋画,洱海无弦万古琴”的自然美景永驻人间,并“立此存照,过几年再来,希望水更干净清澈”。

  转眼4年过去了,洱海保护治理做了哪些工作?洱海目前的生态状况如何?下一步怎么办?

  2019年2月25日,中共中央政治局常委、国务院副总理韩正来到大理白族自治州考察洱海保护治理情况,肯定了洱海保护治理取得阶段性成果,水质下滑趋势得到遏制。他指出,下一步推进洱海保护治理,必须认真贯彻习生态文明思想,既要增强紧迫感,付出更加艰苦的努力,又要充分认识保护治理的长期性艰巨性复杂性,保持耐心和定力,遵循规律,稳扎稳打,久久为功。

  2018年,洱海的水质实现了7个月Ⅱ类,5个月Ⅲ类,总体保持了Ⅲ类水质,这是2015年以来水质最好的一年。

  然而,洱海污染是长期累积形成的,高原湖泊的治理是世界级难题,保护治理洱海的长期性、艰巨性和复杂性不容忽视。

  “我们始终牢记习总书记的殷殷嘱托,把洱海保护治理作为压倒性的政治任务,不敢有丝毫懈怠。”3月7日,在全国两会云南省代表团开放日活动上,云南省省长阮成发在回答人民日报记者提问时表示,省州市三级党委政府大力推进环湖截污治污,初步建成了覆盖全流域、遍及城乡的雨污分流收集处理系统;大力治理面源污染,在流域内禁止使用含氮磷化肥,高毒、高残留农药,压减大蒜种植10万多亩,关停和搬迁了46家畜禽规模养殖场,缓解面源污染;大力推进治理项目的建设。“十三五”规划治理项目已经完成投资162.45亿元,占规划总投资的81%,是“十二五”的5.8倍。

  》采访时坦言,面对社会公众对于洱海环境改善的殷切期待,其工作压力用“压力山大”都不足以形容。但与此同时,也坚信洱海保护治理的曙光就在前方。

  杨健告诉记者,坚决打好洱海保护治理“八大攻坚战”,首先是要打好环湖截污攻坚战。“我们现在已建成19座污水处理厂,建成了从每家每户到排污干渠的三级管网,长度达4461公里。韩正同志来考察时曾谈到,做到这一点实在不容易。”

  在双廊镇,韩正现场调研了大理市洱海环湖截污(一期)PPP示范项目双廊镇下沉式再生水厂。该项目由中国水环境集团建设,也是洱海保护的核心工程。

  环湖截污,是为了彻底截断流向洱海的生产生活污水,切实有效保护洱海。那么,被截住的污水要如何处理?中国水环境集团董事长侯锋告诉《

  》,污水处理厂藏身于地下。下沉式再生水处理系统使用生态技术,污水经处理后水质优于地表水Ⅳ类标准,尾水进入生态塘库进一步自然净化后出水标准达到地表水Ⅲ类,用于城市景观用水、农业灌溉等,每年可减少从洱海抽清水进行农灌与使用2000万方以上。

  除了环湖截污的“堵”,大理还采取了疏解洱海湖滨人口和环境压力的重要举措。通过宣传引导,2018年至大理州旅游的4710万人次中,来到洱海周边的为1800多万人次,有一半以上已经疏解到洱海流域以外。

  2018年5月,大理划定了洱海保护蓝线人已经全部完成生态拆迁,拆除建筑面积64.8万平方米。

  杨健告诉记者,对于拆迁群众,大理州正在以相对集中的方式妥善安置。而拆出来的15米环湖路段正在建设环湖生态隔离带,预计2020年可以全面完成。“人进湖退”的现象今后不会再发生。

  全国人大代表、云南省省长阮成发在3月7日的代表团开放日上谈道,洱海水质初步改善,但是稳定向好的拐点没有出现。对已有的成绩不可高估,更不能沾沾自喜,洱海保护治理任重道远。他强调,要以更大的魄力、更大的耐力、更大的力度、更有效的措施,保护治理洱海。要彻底转变“没有钱就不治湖”的被动状态,下决心健全完善投入机制,真正做到以保护洱海统领大理经济社会发展。

  事实上,“十三五”洱海保护治理与流域生态建设规划实施项目76个,总投资273亿元,2015年至2018年,累计投入172.22亿元,还有100亿元的资金缺口。根据洱海保护治理的实际,项目会增加,投资还要加大。对于大理州来说,这是地方财政难以承受的。

  杨健告诉记者,这几年,洱海保护治理资金来源,除了一部分是财政收入外,大部分是靠银行融资和社会融资,即PPP项目。

  以大理市洱海环湖截污(一期)PPP项目双廊镇下沉式再生水厂为例,作为财政部第二批PPP示范项目,6座再生污水处理厂工程总预算34.9亿元,超过了“十二五”期间洱海保护治理的总投入。在这个项目中,政府用1亿元的资本金,撬动了社会资本投资28.8亿元。项目建成后由中国水环境集团负责专业化运营,代替政府提供洱海保护治理公共服务。

  侯锋告诉记者,工程总预算34.9亿元,通过中国水环境集团的技术提升,项目实际投资节省了约6亿元,并且按省、州、市抢救洱海的要求三轮提速,提前工期6个月。项目已经释放出巨大的生态环境价值。截至目前,6座水厂共计处理水量849.4万立方米,具有年减少COD353.2吨,氨氮量79.2吨,总磷减少9.7吨的能力,为洱海2018年水质全年达到Ⅲ类水提供了有力的支持。

  作为专业社会资本方,侯锋表示,PPP不仅平滑了政府财政的支出,更重要的是吸引了社会资本中专业化团队参与公共产品的服务供给,是中国供给侧改革高质量服务的重要手段。只有专业化,才能提供全生命周期、成本低的公共服务,才能提供高质量的、高效率的公共服务。

  “目前大理州洱海保护治理5个PPP项目,均被列入了财政部示范项目,全部签约落地,环洱海截污工程被财政部列为示范项目受到了表扬。”杨健说。

  他谈道,现在洱海保护治理处在非常重要的时间节点,“不是说不进则退,而是不进就将面临非常严重的后果,就会前功尽弃。”杨健说,当前仍要顶住压力,在已经很高投入的基础上,继续加大投入保护治理洱海。

  今年全国两会,杨健带来了两个建议,一是请求把大理洱海保护治理列入山水林田湖草生态保护修复试点,另一个是请求建立洱海保护治理投入运营管理长效投入机制。对于洱海的保护治理,不是一次性的。即使工程性治理项目结束,后期还面临长期的运营维护管理的问题,希望能在更高层面为接下来洱海保护治理提供长期可持续资金保障。

  在全国两会现场接受采访时,杨健拿出了大理新区的规划图,给记者讲解目前正在进行的洱海流域空间规划,以及正在修改中的大理市城市总体规划。

  “以前的规划是围绕洱海建设的规划,现在要根据洱海保护治理的需要,重新修编。”杨健对《

  》说,要以洱海保护治理统领大理全州经济社会发展全局,一手抓洱海保护治理,一手抓流域转型发展,走出一条“跳出洱海保护洱海、跳出洱海流域发展大理”的新路子,全力推进洱海流域绿色生产生活方式革命性转变,努力把洱海流域建设成为云南省高质量跨越式发展示范区。

  首先是洱海周边污染型企业的转移——原先洱海周边有年产500万吨的三个水泥厂,今年底全面完成搬迁;洱海流域57座非煤矿山已经全部关闭拆除,按照生态环保的要求另行选址建设。“这是前所未有的力度。”杨健说。

  产业结构也要跳出传统模式。杨健介绍说,在洱海流域内大力发展生态有机农业。先进装备制造、高原特色农特产品加工、清洁载能产业、物流、生物医药等现代产业正在大理崛起。

  从空间布局上,在洱海流域外正在规划布局新的城区。“这一系列措施,既分流了洱海流域的生态压力,也会促进全州其他地方的发展,是相辅相成的。”杨健说。

  不过,杨健在采访中也重点谈道,洱海保护治理是一项长期性艰巨性复杂性的系统工程,不可能一蹴而就。目前取得的成绩只是阶段性的,洱海水质稳定向好的基础还不稳固,流域绿色生产方式还没有完全形成,湖内累积性污染依然严重,水质和水生态仍处于复杂的波动变化期,影响水质变化的气温、降雨等因素具有不确定性,水质依然存在反复的可能性,洱海保护仍面临巨大压力。

  “3月5日,习总书记参加内蒙古代表团审议时讲道,要保持加强生态环境保护建设的定力,不动摇、不松劲、不开口子。我马上就联想到了洱海保护治理,需要我们保持战略定力,不能动摇,不能松懈。”杨健说。

  杨健告诉记者,今年将继续打好洱海保护治理环湖截污、生态搬迁、矿山整治、农业面源污染治理、河道治理、环湖生态修复、水质改善提升、过度开发建设治理等“八大攻坚战”。洱海保护治理也有了“时间表”:2019年力争,全湖水质确保6个月、力争7个月达到Ⅱ类水质标准。到2020年,流域污染风险得到有效管控,主要入湖河流水质明显改善,洱海水生态环境质量明显提升。

  热门评论网友评论只代表同花顺网友的个人观点,不代表同花顺金融服务网观点。

  投资者关系关于同花顺软件下载法律声明运营许可联系我们友情链接招聘英才用户体验计划

  不良信息举报电话举报邮箱:增值电信业务经营许可证:B2-20080207